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家园

————心的港湾

 
 
 

日志

 
 

一窝小鸟!  

2017-06-12 21:59: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院里的龙爪槐上,孵了一窝小鸟。

这棵槐树,高不过两米,栽在这里约有五六年的时间。今年春天,刚刚被修剪过,到现在,新的枝条又早已枝繁叶茂。同事发现了这个小小的秘密,用手机拍了照片拿给我看,几只未长羽毛的小鸟伸出长长的脖颈张嘴待食。急忙跟同事来到树边,拨开枝条钻到树下,在树干的枝丫间,同事轻轻掀开凌乱的枝叶,露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的鸟巢。若不用心寻找,决不会被轻易发现。从斜下侧望去,并不见鸟儿的影子,用手轻轻敲动鸟巢,立刻有几只小小的鸟儿从巢里探出头来,头顶的黑毛短而细密,细细的粉色脖颈还未长出羽毛,一只只拼命把脖子伸长,张大嘴巴,发出细微的吱吱鸣叫,等待鸟妈妈把食物送进嘴里。这些可怜的小生灵,它们还不能分辨来自外部的危险和鸟妈妈声音的区别。

这时,从槐树的外面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鸟的鸣叫,我知道这一定是鸟妈妈回来了,它正在不远处的枝头焦急的看着我们。急忙用手机拍下两张照片,拉了同事快速出来,离开树下。我不愿听见鸟妈妈这焦急而担心的叫声,更不愿扰乱了鸟儿们平静的生活。我也告诉我的同事们,以后尽量不要再去看那些小鸟,更不要告诉外人它们的所在,以免给它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它们能在这个院子里,在这棵小小的槐树上安营扎寨,生儿育女,与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就是与我们有缘,就要好好保护和善待它们。

只是这棵龙爪槐所处的位置并不隐蔽,每天总有人来来往往从树边经过,我虽然不再去看那小鸟,却依旧留意它们的存在,每每从树边走过,总看见两只成年的鸟儿在枝头徘徊飞动,嘴里发出不停地咕咕叫声,此时,总要加快脚步,快速从树边走过,然后远远地看它们飞进树冠喂养儿女。

这些小小的生命,隐藏在密密的枝叶中,从出生到引飞,大约总要一个月的时间吧。这是一窝白头翁,从照片看,有五只。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需要鸟妈妈整日不停地觅食喂养,它们要经历白天的炎热,夜晚的阴冷,还要经历大风和急雨的侵袭,这么弱小的生命栖息枝头经受大自然的洗礼,能够平平安安的完全存活下来,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们不能不感叹生命的神奇、智慧和坚强。它们栖息在这小小的枝头,虽然低矮,但枝叶茂密,却要比在高高的大树上更安全。那些高高的杨树、柳树、槐树,枝叶稀疏,常有乌鸦、喜鹊等凶猛的大鸟栖息盘踞,一旦被它们发现,这些弱小的生命就会被戕害,成为喜鹊和乌鸦们的美食。

为它们祝福,愿这些这小小的生命能够平平安安,早日展翅飞翔!



 后记就在写了这些文字几天后,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早晨,伙房的老孙告诉我小鸟不见了!看看,只剩下已经被挪动了位置的鸟窝。问同事老李,说前一天下班前鸟儿还好好的,翅膀都已经长出了短短的羽毛,但自己飞走却还是不行的。于是有了种种猜测,是被能爬树的野猫或者是黄鼠狼把鸟儿叼走了?看看树下,并没有一点幼鸟被害的迹象。或者,是被人掏走了,知道鸟儿所在的人总是极有限的,到底是哪里去了?

又过了一天,同事老李说,一定是被前几天在院子里施工的工人掏走了。前些天,他们在院里干活时也发现了这个鸟窝,今天一大早他们来过院子里拉走了施工剩下的建材,应该就是他们。急忙打电话找施工的头儿核实,至今没有回音。大概是做了亏心事,不好再承认了吧!

事已至此,再也无法挽回了。想想这些工人,也必定是因喜爱鸟儿之心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们把鸟儿摸了去一定是自己或是给朋友养着,好在鸟儿幼小,是能够养活的,这样总要比被野猫叼走的结局更好一些——虽然这样的经历改变了小鸟的命运。这些爱鸟之人对鸟儿的喜爱还只是停留在一个较浅的层次,他们不懂得让鸟儿自然成长更为重要。愿鸟儿们能够早日长成,或许有一天还能被放飞自由。


一窝小鸟! - 清风 - 清风家园

(五只幼鸟) 


一窝小鸟! - 清风 - 清风家园
 (空巢)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