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家园

————心的港湾

 
 
 

日志

 
 

夜游孤山  

2016-09-20 21:33:24|  分类: 出行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丙申年八月十八夜,与朋友老秦夜游孤山。

孤山,又名首阳山,位于县城东南,东西走向,连绵起伏十余里。山虽不高,却峰峦突起,松柏茂密。主峰顶端,有一小小石庙,相传为纪念伯夷叔齐而建,曰夷齐庙,又曰昭贤祠。始建何时,已无可考。

晚九时许,驱车来到山下,山风飒然,凉意阵阵。着一件长袖外衣,带了手电、相机,开始徒步登山。

今年八月十八,应是月圆之夜,夜登孤山,也是为这圆月而来。抬头看天,月亮躲在散碎的灰色云朵之后,月走云动,时时透过云层,洒落一点清澈的光辉。大概到了山顶,就会云开月现吧。

天虽有云,夜色并不黑暗,石板铺成的山道、石阶不用手电也能依稀分辨,脚下这石板道路是今年刚刚铺垫而成。过了平缓的石板路段,往前走,是一段林木茂密的羊肠小道,阴暗处,老秦用手电照一照,对面光线明灭,有人走来,走近了,是三个下山的青年,招呼一下,青年说:看门人都睡了,别上了吧!

再往前走,多是原来的地势险峻和断崖之处,如今已全部建成了的木质栈道,曲折回环,迥异于前,这实在是政府造福一方的惠民之举。走在坚固平整的栈道上,仍然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油漆味道。

临近峰顶一段,没有了栈道和扶手,匠人借助自然的地形凿出了一层层高高底底并不规则的台阶,因地势陡峭,台阶面窄而层高,爬起来格外吃力。老秦个子矮些,登山之前又小酌一番,险要处就需时时相互搀扶一把,终于一鼓作气,登上顶来。

之前,白日里曾不止一次攀爬孤山,而夜间登临,却是从未有过,感觉自然大不相同。

孤山峰顶,约有三四百米平整空场,夷齐祠坐北朝南坐落于空场北部。前些年,石庙顶部陷落,破败不堪,庙前随处可见断破的石碑、碑石底座和整块的条石,院中的水池和四周院墙倒塌散落的石头依稀可辨,夏秋之际,碑石被荒草淹没,一年到头,除了三月三香火日,少有人来。

如今,石庙已被修葺一新,主体保留原有风格,外形方正,内为拱顶,庙前空场全部用石块铺垫;西侧新建三间偏祠,青砖灰瓦,与主殿相互映衬。空场中部建有水池,四周石柱围栏,池北放置香炉,南侧门口两旁竖有六面石碑,分别刻有元代和明清时期地方官员文人留下的碑文,记载了夷齐祠的历史和历次重修过程,这一定是地方文化的一笔宝贵财富!

站在峰顶,环顾四周,浓浓夜色中,石庙、石碑、偏祠悄无声息,格外显得庄重肃穆。这时的月亮,反倒不如山下明亮,整个天空蒙了一层薄薄的灰色云层,看不见月亮的影子,实在令人遗憾。眼前一点弱弱的微光,是月光透过云层散射而来。看远处,四周开阔空旷,西北的县城,东面二十公里外的潍坊市区,都是连成一片的灯火的海洋,就连山南的市委党校和宝通街,也一样灯火明亮。时间已过十点,而这山峰的四周却依旧是这样一片灯火绚烂的世界,远处隐隐传来城市的喧嚣和汽车、机械的轰鸣,而脚下的这片海拔390余米的小小山峰,相比之下却是这样暗淡,寂静,悄无声息,仿佛成了喧嚣海洋中一片寂静的孤岛,繁华和寂寞,相距咫尺。

古之寺院、庙宇以及贤人清修避世,多选择远离繁华的安静所在,这座山峰,虽然离昌乐这个小小的城邑并不遥远,但在信息和交通均不发达的古代,一定是少有人来,这石庙的修建者也一定不会预料到城市和人群能以这样的速度发展着,蔓延着,一直侵吞和包围了这座小小的山峰和庙宇,使它成为现代文明中的一座孤岛。

所幸的是,这孤岛延续至今,并没有被暴力和疯狂彻底泯灭,在充斥着物欲和功利的现代人内心,仍然需要这样一座寂静的山峰,需要这座略嫌粗糙的石庙,更需要石头上那些形成于几百上千年前的文字来给予慰藉。两千多年前那对“让国而逃,叩马而谏,采薇而饿”的兄弟二人所带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执着和迂腐,它一定还蕴含着为我们这个民族所尊崇和弘扬的更可贵价值,否则,这座小庙,也一定不会历经风雨衰败而多次再被重修!

寂静的深夜,庙里传来守夜人断断续续的鼾声,这是一个六十多岁老者的鼾声。

下山路上,除了远远近近秋虫的鸣叫,再无其他声响。

 

夜游孤山 - 清风 - 清风家园

山下月色 

夜游孤山 - 清风 - 清风家园

                                                                                县城灯火

夜游孤山 - 清风 - 清风家园

                                                                                                   栈道

夜游孤山 - 清风 - 清风家园

         不知何年何人所刻 ,何人在此对弈?


附碑文一篇:

  重修昭贤祠记——明.熊荣

    昌乐东十里许孤山上有夷齐祠,载在祈典,自汉而唐而宋及国朝未之有改也,春秋二仲从事制也。庚寅秋七月,磨溪熊子以观风过谒祠下,见其年久倾圮,风雨弗蔽,非以妥灵宅神,深用恻焉,遂命知县黄轨易而新之。遵制也,额曰昭贤,仍旧名云中。为祠前为门,左右为厢,各三楹。登有级,园有墙,规模颇称。之役也,材撤诸佛舍,石取诸山,不籍诸官也,工则邑人乐而趋之,不强诸民也。旬有十日事竣,乡之人大惬瞻仰。同知张世选以兴情请记,按古今经传叙论夷齐之事祥矣,其让国而逃,叩马而谏,采薇而饿,父子兄弟君臣之大伦大义凛然,清风千古一日,孰不知之,亦孰不能论之?但其申差有不同,夫太史列传未免错简庄子,激而不经,吕韩俱外传,唯孔孟之言可信无疑。孔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又曰皆古贤人也,求仁而得仁。又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未尝优劣,二子以其德仁同也。孟子曰:伯夷辟纣@(隐)北海之滨。又曰: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又曰:伯夷圣之清者也,意孟子不言叔齐者岂不以二子逊国,求仁得仁,举伯夷而叔齐在其中乎,由此观之,则二子诚仁且义,贤而圣达也。昌黎所谓特立独行,穷天地且万世而不顾者,其德之同可见矣。其德同故其祀同,祀于昌黎,其生也祀于首阳,其死也祀于孤山,其所寓也时在逊国之后,叩马之前。孟子所谓北海之滨者即其地焉,又按图志,孤山旧属雄州之北海郡,今降之为县,以孤山属昌乐,祀有由然矣,奠而招之祝复碑以识岁月,以慰邑人之思云。

 (学知所限,标点断句错误之处,请好友谅解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